<bdo id="ui2dk"></bdo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delect></rt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delect></rt><delect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/rt></delect><delect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/rt></delect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rt><rt id="ui2dk"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noframes id="ui2dk"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/rt> 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rt><rt id="ui2dk"></rt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bdo id="ui2dk"></bdo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/rt> <bdo id="ui2dk"></bdo><noframes id="ui2dk"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rt><rt id="ui2dk"><rt id="ui2dk"><delect id="ui2dk"></delect></rt></rt>
當前位置:首頁 > 紅色印記 > 大灣區 > 廣州
一個越南革命烈士的歸宿
發布時間:2021-06-24 15:46   發布者:admin

越南范鴻泰墓:

一個越南革命烈士的歸宿

 

范鴻泰墓,先后有兩處墓址,原墓初葬在今廣州市越秀區先烈路的二望崗,19251月當時同情和欽佩范鴻泰的廣州人義舉修建而成,墓地東北西南朝向,烈士可于長眠之地長望故鄉,以解烈士思鄉念土之情。新中國成立后,到了50年代中后期,廣州市政府在全市范圍進行新一輪的城市規劃和公路擴建,范鴻泰墓所范鴻泰墓地在地與當時城市道路規劃相悖,市政府報請省委同意,決定將范鴻泰遺骸遷葬它處,后來新墓選址在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后的太和崗,到1958412日,新墓正式建成并舉行了落成儀式,范鴻泰的遺孀、兒子等家屬應邀參加,越南勞動黨高鴻嶺作為越南黨和政府的代表也出席了活動。

范鴻泰新墓,是由花崗石修筑而成,墓前豎立有墓碑,碑高3.27米,碑身與錐形相似,上窄下寬,造型醒目;碑座有3層,底層面積為12.96平方米。墓碑正面鐫刻中越對照文字“越南范鴻泰烈士之墓,出生于一八九二年,犧牲于一九二四年六月十九日,一九五八年二月二十四日,廣州市人民委員會重建”。范鴻泰墓地側有一塊用端石質材鐫刻的范烈士墓表,長1.8米,高2.6米,記述烈士生平簡歷,該墓表屬于原墓遺物,遷葬時從原墓被一起移來的。

范鴻泰(1892--1924),原名成績,越南義安人,祖父范中選和父親范成美都參加過潘廷逢領導的香溪起義。范鴻泰從小就親眼目睹了法國殖民主義者鎮壓這次起義的種種暴行,愛國志士被殺害,村莊被燒毀,財物被搶劫。這一切激起了范鴻泰對帝國主義的極端仇恨。范鴻泰早年加入越南青年革命同志會,是越南早期革命志士之一,因在中國刺殺法國駐越南總督麥林未遂投白鵝潭自沉而聞名中外。他的這次暗殺行動,導致英法帝國主義推出“新警律”,直接引發沙面工人大罷工。

1624520827165030.png

范鴻泰墓地

1924年6月18日,印度支那總督馬蘭按期抵達廣州進行訪問在越南革命組織“心心社”的幫助下,范鴻泰事先得知了馬蘭具體日程的安排,于是,當日并攜帶手槍在白鵝潭碼頭等候,準備趁馬蘭登岸時一舉擊斃,事與愿違的是馬蘭艦船一到碼頭,廣東政府官員及好奇民眾立刻湊前迎接和觀看,范鴻泰舉目四望,人頭攢動的時況,打亂了他謀殺馬蘭的計劃,因為如果當時選擇射擊的話,即使打中馬蘭本人,也會給周圍無辜廣東民眾造成傷亡,于是,范鴻泰當場自主決定放棄了暗殺。

6月18日下午,法國駐越南總督麥林在沙面法國領事館舉行茶話會,歡迎馬蘭到來,范鴻泰假扮成記者再次溜進了茶會現場,不幸的是,當時與會的嘉賓人數眾多,宴會廳內到處人影晃動,范鴻泰判斷短時間內舉槍射擊是難以瞄準目標的,同時,為了不傷及無辜,再次無奈放棄了刺殺機會。

6月19日,范鴻泰再得新的刺殺良機,為表明暗殺決心,范親筆含淚寫了遺書—《告全世界人民》,臨走之際,再給越南革命同志留下了“事成與否,固不可期,然吾誓不入法人之手”的遺言。當天,在越南革命組織“心心社”及中國革命者合力幫助下,范鴻泰再以新聞記者身份進入廣州沙面維多利亞酒店(現今勝利賓館),以投擲炸彈的方式行刺法國駐越南總督麥林,炸彈爆炸后當場就炸死炸傷其隨從數人,麥林因為距離爆炸點稍遠而僥幸逃脫。爆炸案發生后,周邊的軍警迅速出動,包圍和追捕范鴻泰,在走投無路情況下,范鴻泰毅然決然地跳入了珠江白鵝潭,6月21日上午范鴻泰的遺體在珠江南堤河面附近被發現,三國警方聞訊聯合驗尸,確認了范鴻泰越南人的身份。因為范鴻泰的這次暗殺行為,沙面英法租界當局以此為借口,頒布侮辱中國人人格的“新警律”,從而引發沙面洋務工人大罷工,最終迫使沙面租界當局取消“新警律”。

  今日,范鴻泰長眠于黃花崗烈士陵園之內,綠蔭和花叢簇擁著烈士的墓地,墓前常年擺放著慕名而來的敬仰者供奉的時新的朵朵黃花,鮮花不萎,烈士的精神長存,他的故事也將長久地被銘記于廣州輝煌的革命史冊之中。


久久久久久免费人成看片